当前位置:首页-自媒体-正文

天猫自媒体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,瞬息万变与资本的力量,

反倒是小米、华为之类的品牌快速崛起,占据了国产手机大部分的市场,这也宣告其通过智能手机布局移动互联网的策略没有达到预期。近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来临,各种APP瓜分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,在PC互联网流量急转直下的同时,移动互联网的流量也逐步被腾讯、天猫、京东等头部APP所霸占,加上以头条系为代表的内容平台快速崛起,让三六零的竞价广告收入也收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

曾经,奇虎360依仗免费的商业模式与资本的力量,从名不见经传快速占领PC端市场,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浏览器巨头,甚至直接打败了系统软件巨头微软旗下的IE浏览器。回顾这段历程,无论是奇虎360通过免费策略逆袭天猫自媒体,还是其借助借壳上市实现估值增值,都可谓是教科书级别。

但是,令人唏嘘的是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,瞬息万变。错过移动互联网发展机遇的三六零,在上市仅仅3年时间后,市值已经跌去四分之三,排名更是在10名以外。如果股价再度下滑,其市值也将逼近其当年在美股资本市场的表现,回归A股也从资本的角度失去了很大的意义。

图片说明:来源于Linkedin网站统计的截至2020年6月5日的收盘数据(市值单位:万亿美元)

错失移动互联网红利,沦为互联网第二梯队

而如果说彼时的三六零,是以为在PC互联网领域独占鳌头而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没有感觉到移动互联网来袭之时,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力,是有失偏颇的。

毕竟,三六零曾经布局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核心载体-智能手机。从三六零在当年与最为炙手可热的智能手机厂商酷派的牵手,就足以看出其拓展移动端业务的野心。

期间,虽然因为乐视斥资21.8亿入股酷派的事件,导致双方的合作出现了一些小插曲,但是最终还是推出了双方合作的奇酷手机。

只是,在那个智能手机市场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的时代,终究是胜者为王。奇酷手机并没有因为两大巨头的联手,而泛起多大的浪花。

反倒是小米、华为之类的品牌快速崛起,占据了国产手机大部分的市场,这也宣告其通过智能手机布局移动互联网的策略没有达到预期。而且,即使是时至今日,三六零也没有因为奇酷手机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扳回一局的迹象。

尽管其开发的移动端浏览器、360安全助手等应用,也有数亿用户量。但是其定位的互联网安全服务,在移动端不仅是低频应用,而且对于C端用户也是免费为主。所以,其商业价值及盈利能力也并没有像阿里、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一样,与C端用户的数量与活跃度成正比,或者具有多大的想象力。

因此,有人说,其千亿估值是靠卖广告卖出来的。而在辗转开发智能手机等硬件产品的过程中,三六零错过的不仅是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,更是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。而因此导致的资本市场的信心下滑,也几乎是时代必然。

据多家媒体报道,三六零借壳后,原高管团队不断的离职,股票更是遭遇多个股东大规模减持。由此,也带来了连续两年的持续下跌,市值也大幅缩水。

尽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三六零的营销动作频频,无论是3Q大战,还是全民抢票,都赚足了国人的眼球。但是,再好的眼光,终究敌不过这个多变的时代。

正所谓风水轮流转,三十三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三六零从昔日众生仰望的神坛跌落下来,不得不说是这个时代使然,甚至可能与眼光无关。

三六零的商业困境:营收模式单一,增长步履维艰

抛开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布局,其在商业模式上,也面临着非常巨大的压力。

令人无法置信的是,三六零上市两年多,业绩一直在下降天猫自媒体,据其2020年中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三六零营收49.72亿元,同比下降16.08%;净利11.19亿元,同比下降72.39%。而且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依然是其主要盈利模式。该部分的盈利也遇公司整体的营收密切相关,可谓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而与其广告营收紧密相关的,还有其搜索业务。近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来临,各种APP瓜分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,在PC互联网流量急转直下的同时,移动互联网的流量也逐步被腾讯、天猫、京东等头部APP所霸占,加上以头条系为代表的内容平台快速崛起,让三六零的竞价广告收入也收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

抛开搜索引擎第一名百度的竞争,三六零的市场份额同样受到来自搜狗搜索、头条信息流广告等的巨大压力。这也让三六零在PC互联网时代,在搜索领域千年老二的地位受到挑战。据网络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出现大幅波动,搜狗、神马等凭借移动端的市场份额,综合排名均在360之前,由此可见,三六零也已经在搜索领域丧失了头部企业的行业地位。

说明:以上为2019年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变化情况,数据来源:statcounter

近两年,移动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也宣布进军搜索领域。凭借今日头条、抖音两大国民级的头部应用,字节跳动布局搜索也来势汹汹,甚至无人能抵。微信搜索也基于其强大的用户与内容生态,步步紧逼。由此带来的市场份额的瓜分,也是时间的问题,而此时依旧以互联网广告服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三六零,不得不有一种增长乏力的焦虑。

结语

如今,红衣教主已经年过半百,中年危机没有在老周身上有丝毫表现,但是却在奇虎360的财务报表上展现的愈发沉重。

此时的奇虎360,或许是廉颇老矣,又或许是老当益壮。只是,对于已经在这个时代丧失先机的三六零来说,要想咸鱼翻身,改写命运。恐怕需要再来一次彻头彻尾的革命。

于斌认为,在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的当下,三六零继续押注搜索引擎与广告业务,重新夺回移动互联网的市场几乎再无可能。而其未来的崛起之路,或许需要仰仗其在互联网安全这条道路上,走出一条既符合大众需求,又能解决商业化变现的康庄大道。如此,其才能在资本市场自圆其说,继续向投资者讲下一个令人动听的故事。也唯有如此,其股价谷底反弹才有可能。

只是,已经沉寂已久的三六零,是在蛰伏还是已然认命,我们不得而知。尽管如此,我们依然希望,三六零能用其低调与沉默来憋一个大招,有朝一日能给吃瓜群众带来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本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ngjiawei.cn/1704

相关文章

换一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