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创业趣闻-正文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

新京报讯(记者 周慧晓婉)12月12日,新京报记者独家从涂们身边亲友处获悉,演员涂们于今日凌晨3点50分去世,享年61岁。据亲友透露,涂们因患食道癌去世,“走的时候很安详。”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 - 第1张

涂们主演电影《老兽》剧照

涂们,1960年2月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。1985年,参演个人首部电影《成吉思汗》从而进入演艺圈。1988年,出演由吴子牛执导的剧情电影《阴阳界》。1996年凭借在电影《悲情布鲁克》中对巴赖这一角色的表演,获得第1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集体表演奖和东南亚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提名。1998年他在历史片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》中扮演成吉思汗,获得第七届表演艺术金凤凰奖学会奖。2017年11月,凭借电影《老兽》获得第5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,2018年4月21日,凭借《老兽》获得第9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男演员奖。

涂们在近日上映的影片《乌海》中也有露面,饰演女主角的父亲,目前还有《上山》《逍遥游》《最后的真相》三部待映影片。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 - 第2张

《老兽》剧照

A 憧憬美好,逃离草原考上戏

涂们出生于呼伦贝尔市的海拉尔,6岁时,他就哭闹着要学骑马。“学骑马要先学骑牛犊,只要能在牛犊身上坚持一分钟,骑马都不在话下。”那时候,基层各单位都有马队,并配有专职马倌,马倌每天要赶着几百匹马去河边饮水,喝足了再赶回来。但马倌喜欢使唤小孩帮他干活。为了能够骑上马,涂们成了“兼职”马倌,去的时候骑一次,回来还能骑一次。

但那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之后几十年的演艺事业都没逃开“草原”。

其实,涂们最初并没想做演员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考入了内蒙古大学中文系,但出于对外面世界的好奇,尤其是对大上海有着美好的憧憬,最终他选择成为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一名学生。大三那年,电影《成吉思汗》到上戏选演员,涂们所在的内蒙古特招班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去参加了面试,包括他。“拍电影太好玩了,如果以后能在某部电影里有个像样的角色就阿弥陀佛了。”在片中饰将军的涂们,那时的愿望仅此而已。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 - 第3张

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》剧照

电影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》《止杀令》中的成吉思汗,电视剧《贞观长歌》中的颉利可汗……毕业后的涂们成了“草原王爷专业户”。

B 出演《告别》,告慰老朋友

涂们自己也很苦恼,他也想演点不一样的角色,“但是谁会找我呢。”

转折出现在2015年。

2015年,蒙古族青年女导演德格娜想拍一部以自己父亲为原型的电影《告别》,便找到了涂们。但他有自己的顾虑,因为德格娜的父亲塞夫也是涂们的好朋友,两人曾合作过电影《悲情布鲁克》和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》。但最终涂们还是答应了。电影讲述的是导演塞夫罹患癌症后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所发生的故事。整个拍摄过程,涂们内心都极具煎熬,“你想想,我塑造的是我认识的朋友啊。”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 - 第4张

电影《告别》海报

因为饰演的是一位癌症病人,涂们把头发和眉毛全都剃光了。“起初还有点担心眉毛会不会以后长不出来了,后来长得更好了。”涂们边说边向记者展示着他那又粗又密的眉毛。凭借该片涂们获得了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演员奖的提名。

而《老兽》的导演周子陽正是因为看了《告别》,才决定让涂们演“老杨”的。涂们说,“‘老杨’是个粗人,张口就说脏话,是个‘老混蛋’。”

C 拍戏从不带剧本,这是习惯

涂们和周子陽第一次见面,是在呼伦贝尔的一家酒店里。三个小时后,导演拍板:涂们演“老杨”。当晚,他叫来了一群朋友要请导演吃饭。这群朋友里,60后、70后、80后、90后……多大的都有。席间,说起涂们要演“老杨”,一个朋友兴奋地说:“他就是一个‘老混蛋’,找他演就对了。”

演员涂们因食道癌去世,享年61岁 亲友:走的时候很安详 - 第5张

《老兽》剧照

次日,涂们为周子陽送行。路过小卖部,随手拿了样东西,也没付钱,边走边吃。导演很高兴,“他已经进入角色了。”到了机场换登机牌,涂们对导演说:“身份证给我,‘老杨’从来不排队。”然后径直走到队伍前面。当然,涂们并没有插队,而是拍了拍最前面旅客的肩膀,“我没带行李,赶时间,可以让我先来吗?”

而最让周子陽惊讶的是,在23天的拍摄过程中,涂们从没带过剧本。他说,这是他拍戏多年来的一个习惯,“人物的塑造都是在拍摄之前完成的,而不是在拍摄之后,拍摄前这个人物就已经进入我的身体了。”

为了把人物塑造得更真实自然,涂们表演时经常会有一些即兴发挥。有一场戏,“老杨”牵着骆驼去接孙子,结果骆驼很晚才到片场,天马上就要黑了,如果拍不完就要推到第二天。涂们就根据现场情况,配合摄影机位置在表演上做了调整,既要让骆驼、怀里的孙子在镜头里,还得把自己的脸也露出来。最终所有的这些都在涂们的即兴表演中完成了。

新京报资深记者 滕朝

本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ngjiawei.cn/1244